Product display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> 新闻详情

    公链之王遭众链围剿落魄以太坊能否王者归来?

    发布时间:2019-11-27 15:21:53 来源:赌钱的软件-手机赌钱游戏平台-赌钱平台 所属类别:新闻中心

      声明:本文由站长之家内容合作伙伴区块链媒体“Odaily星球日报(ID:o-daily)” 授权发布,作者:秦晓峰。

      ICO (首次代币发行)狂潮退却后,项目方开始大肆抛售 ETH,也使得 ETH 价格从历史高点(1400 多美元)暴跌 80%。在今天凌晨一轮大跌中,以太坊跌破 200 美元压力位,再破 190美元关口,徘徊在 188 美元。

      不少新韭菜在入场后,沦为接盘侠,痛骂以太坊是割韭菜的镰刀。即便是今年 4 月开始的牛市行情,也并未带动以太坊价格的大幅回升。看着以太坊的 K线,抄底的韭菜们想问:以太坊还有救吗?

      除了币价上的不如意,以太坊也在技术、社区治理等问题上遭人诟病,不少开发者转向新的公链进行开发。

      有人离开,也有人坚守。一些开发者认为,无论是用户基数还是基础设施的搭建,以太坊依然是目前最好的公链。

      “多亏 ICO 破灭,不然很多人以为以太坊只能做融资。”开发者们表示,ICO 的破灭是以太坊由虚转实的契机。

      “我梭哈了 ETH,结果它一直趴着,涨不上去。”散户白升有些无奈,“后来亏了一些,全部换成了比特币,不敢再拿 ETH 了。”

      今年年后,加密货币迎来复苏,比特币屡屡登上热搜,吸引了大批投资者,白升就是其中的一员。

      彼时,比特币一枝独秀,但作为新韭菜的白升却选择了以太坊作为投资目标,并在 300 美元上了车。

      “群里的老师说,以太坊以前是仅次于比特币的主流币,并且没有涨起来,有机会补涨,所以才买了以太坊。”白升解释说。

      不过,现实与理想总是有些差距。以太坊最高冲击到 360 美元后,开始下跌,并未迎来补涨。

      从以太坊今年的走势来看,明显弱于比特币走势:比特币最高涨幅超过 270%,以太坊最高涨幅只有 170%;截至发稿前,比特币今年涨幅仍保持在 150% 以上,而以太坊今年涨幅不到 40%。

      “这么多主流币,偏偏挑了个最烂的,刚入场就被当韭菜割了一把。“以太坊价格表现让白升颇为不满,但他也有一个疑惑:为何以太坊今年的价格走势如此之差?

      加密分析师 Zelda 认为,最主要的原因是以太坊使用场景的减少以及项目方抛售以太坊,形成抛压,导致价格难以上涨。

      2017 年,ICO 浪潮兴起,以太坊则是重要的募资手段,项目方募资时只收 ETH。

      “之所以只收 ETH,是因为当时几乎所有的代币都是基于以太坊区块链发行的,ETH 也可以充当 GAS。”一家匿名的项目方解释说。

      彼时,包括 EOS 在内的众多项目全部通过 ETH 募资。强大的募资需求,促使以太坊买盘增加,推动以太坊的价格持续攀升,最高达到 1400 多美元,并成为市值第二的加密货币。

      如今,ICO 热潮退却,项目募资也不再接受 ETH。例如近期公募的项目 Nervos,只接受稳定币 USDT 作为募资方式。

      一家项目方跟 Odaily星球日报解释:“现在以太坊基本面并不看好,价格可能还会再跌,如果要卖(变现)会有抛压,跌得更惨,干脆就直接用稳定币或者法币募资得了。”

      “ICO 是 ETH 一个重要的使用场景,ICO 破灭了,买 ETH 的也就减少了。”Zelda 解释说。

      由于运营、开发等均需要经费,项目方也会选择抛售手中的 ETH 换取法币。

      一家基于以太坊的项目方告诉 Odaily星球日报,其公司曾分别于去年 5 月、9 月分批次抛售了总量 3 万个 ETH,清空了手中的存量代币。

      根据 The Block 研究,在过去一年中,通过 ICO 募资的项目方所持 ETH 数量一直在稳步下降。

      数据显示,在过去的 12 个月中,57 个代币融资项目,每个项目平均每月清算或转移 2500 枚 ETH (约 53 万美元)。这些项目共筹集了 820 万枚 ETH,其中有 590 万枚 ETH (72%)自代币融资以来已被转移或清算。

      Santiment 数据显示,ICO 项目方在去年 12 月集中抛售了 ETH, 其中 12 月 14 日抛售量达到了创纪录的 4.5 万枚。彼时,ETH 价格创下近一年新低 82 美元。

      “要想让 ETH 价格回升,一是有新的炒作热点,可以刺激买盘;二是等抛压盘全部卖光,消除上方的阻力位。”Zelda 解释说。

      除了价格走势表现不佳外,在新兴公链此起彼伏的围剿下,以太坊也受到了不少质疑:技术瓶颈、开发者流失、治理混乱以及 V 神的中心化。

      作为最早期的分布式通用计算平台,以太坊处理速度如今略显不足,即 TPS(Transaction Per Secound,交易吞吐量)不高。

      相比之下,以太坊的竞争对手们则遥遥领先:EOS 与 TRON (波场)一般可以达到 50 以上,有时甚至可以达到好几百。

      “TPS 速度慢确实会有很大影响,”以太坊黄皮书翻译者杨镇表示,“比如游戏中,你打对方一拳,你不可能等 15 秒等待这个数据打包吧,那肯定是没法玩了。”

      拥堵的以太坊,只能提高 GAS 费用以求打包交易。来自 coinmetrics.io 的数据显示,目前以太坊 GAS 费用为 0.04 美元,呈现上升趋势。去年最高峰达到 2.1 美元。

      从去年开始,部分开发者开始转向其他公链, 部分原因也是因为上述提到的 TPS 以及悬而未决的技术瓶颈。

      但开发者陈静告诉 Odaily星球日报,开发者转向其他公链,更为重要的原因是公链的政策扶持。

      “虽然一些公链的用户基础不如以太坊深厚。但对我们来说,生存是第一位的。哪里给的扶持力度大,就去哪里。”陈静解释称,其所在公链会给 DAPP 项目开发者 10 万到 50 万元不等的资金支持,并为其联系媒体进行宣发。

      此前,Tron 为了鼓励开发者使用其区块链,对项目开发者给予 10 万美金额度的资金支持。去年 12 月在 Tron 上大火的波场虾农就是受此影响,从以太坊上迁移至波场区块链。

      “以太坊基金会也会资助一些项目,但扶持标准不是公开的,普通的开发者也很难获得,远水解不了近渴。”开发者曾壮曾给以太坊基金会写信寻求资助,但并未得到回复。

      以太坊核心技术成员 Lane Rettig 曾发文表示,以太坊的治理已经失败。

      “我们实际上就是技术专家统治(technocracy):一小群技术专家(核心开发者)对协议更新有着最终决定权。” Lane Rettig 解释说,现如今以太坊面临越来越多非技术领域的挑战,但却没有一个人能够站出来代表以太坊作出决定。

      “核心开发者不想做出这些决定,因为他们自认能力不够、害怕承担法律风险,或者本身就习惯回避冲突、只喜欢写代码。以太坊基金会不会做决定,因为他们害怕,往好里说就是担心偏袒某一方,往坏里说就是害怕站边(表达意见)。”Lane Rettig 说。

      Odaily星球日报在以太坊核心开发者社区观察发现,情况确实如此。一些技术型的帖子,回复率一般较高;但对于涉及奖励机制以及管理的问题,一般跟帖极少。这也许会让开发团队即便想改善治理,却难以在社区收集意见。

      这种无政府主义,所造成的影响便是以太坊的社区治理,一直以来较为混乱。看似去中心化背后,却缺少成形机制,导致效率低下,不利于项目推进。

      此前的君士坦丁堡硬分叉,按照最初的计划定于 2018 年 11 月进行。然而,由于社区始终未达成一直意见,推迟至今年年初。

      即便如此,在正式硬分叉的前一天,还是出现了系统漏洞。其后,核心开发者们就漏洞修复问题,反复研究,项目再度推迟两个月,直到今年 3 月初才顺利完成分叉。

      “以太坊更像是一群极客的自嗨。两耳不闻天下事,一心只做技术开发。”以太坊研究者杜思宇直言不讳地说,“今年秋天的伊斯坦布尔分叉,能否按时进行还是一个未知数。”按照项目规划,今年 10 月 16 日伊斯坦布尔分叉将进行。

      和中本聪人间“蒸发”不同,作为以太坊灵魂与核心的 Vitalik Buterin (V神)对以太坊社区的一直起着主动作用。

      在以太坊社区中,理论上所有人都可以发起提案,但 V神的提案却更容易受到重视。

      “影响大是肯定的,因为他是创始人,社区用户包括粉丝,都可能将其神化,带有一些个人崇拜。”杨镇解释,“这是人性,人性很正常吧。”

      “他现在自己在慢慢淡出,减少对以太坊社区的影响,”杨镇如是说,“我们可以看到他在搞一些 Paper(论文),去探讨一些方向。他出 Paper,最后还是由社区投票决定。”

      没有 V神,以太坊究竟会如何发展?V神不知道答案,他现在只能继续往前走下去。我们也不知道,只能静待其发展。

      一方面,开发者们仍然留恋现在的以太坊,认为其是最好的公链;另一方面,大家也对 ETH2.0 寄予厚望。不少投资者也开始积极囤币,他们认为 ETH2.0 将会成为以太坊新一轮利好。

      “多亏 ICO 破灭,不然很多人以为以太坊只能做融资。“DDEX 创始人 Bowen 表示,此前以太坊的价值在于 ICO,现在的价值是矿工算力以及链上交易场景。

      Etherchain.org 数据显示,从今年 2 月中旬开始,以太坊链上交易数量持续上涨,最高涨幅超过 130%,接近历史高点。

      Bowen 解释说,DAPP 提高了以太坊网络的使用率,使得交易数量剧增。“同一时间交易所也不活跃,说明这些交易是真的有人在用,增长最快的就是 Defi 的场景(以 MakerDao 为代表), Staking、借贷等等最基本的金融需求 ”

      但 Bowen 也指出,ETH 的真实用户在过去的一年并没有数量级的增长。“在 ixo 时代透支了以太坊的估值之后, 需要一段时间来恢复自然增长。”

      而对 DDEX 这些开发团队来说,以太坊也是他们一直所钟情的对象。“以太坊是不是最好的公链,现在看确实是。它有相对成熟的开发者设施和可交易资产总量。”

      Bowen 解释说,对于开发者来说, 有 Truffle、Infura、OpenZeppelin 这样的开发支持工具,开发者可以相对容易上手。此外,现在有超过 15 亿美金的 USDT、4 亿美金的 USDC、2 亿美金的 TUSD、8000万美金的 DAI 都是基于以太坊发行的。更多的资产被移植到以太坊上, 同时有着不同的稳定币可供选择、不同的链上流动性,这是其他新的公链不能比拟的。

      “TPS 到底需要多高还是要看他的使用场景,很多可以通过链下撮合的方式解决 。”Bowen 说。

      杨镇对此表示认同,他认为可以在不提高 TPS 的情况下,将一些操作放在链下进行,只将结果打包上链。

      这种扩容方案也被成为分层结构(Layer 2),即将不必要的交易从最底层的主链分离到附属结构上,比特币的闪电网也是这个思路。

      时至今日,以太坊对于开发者们仍然具有极强的吸引力,从数据可见一斑:以太坊的开发人员数量是竞争对手的 40 倍;ETH DAPP 数量比 EOS 和 TRON 之和还要多一倍。

      “以太坊目前面临的危机,也是重生的转机,契机就是 ETH 2.0。”杜思宇解释说。

      目前以太坊正处于大都会阶段,而宁静就是 ETH 2.0。与 ETH 1.X 阶段不同,ETH 2.0 将有两大重要改变:一是从 PoW(工作量证明) 转换到 PoS(权益证明) ;二是以太坊性能的扩展。

      时戳资本 CEO 李宗乘表示,ETH 2.0 将从三个方面引领公链技术的发展。

      第一是 Plasma,时间待定。Plasma 的主要思想是提供一种能够执行链下交易的模型,同时依赖以太坊主链来保证其安全性。允许创建挂接到“主”以太坊区块链的“子”区块链,相当于在做二层网络上的技术探索。

      第二是 Casper,预计在 2020 年初开始陆续实施,实现从 PoW 向更高效的 PoS 转变。

      第三是 Sharding(分片)。分片路线图列出了七个阶段,只有阶段 0 有明确的规范,并定期更新。阶段 1 规范的严格性、准确性要低很多。从阶段 1 后,路线图转变为目标列表,不再是技术文档。

      “目前绝大部分公链项目是在这三个方向上做创新,以太坊相比其他项目在这三个方向上投入的人力、资金更多一些,具有人力和资金的优势。”李宗乘说。

      在去年 10 月 31 日的以太坊社区第四届开发者大会上,创始人 Vitalik Buterin 曾表示,“以太坊2.0 能处理的交易量,比现有版本高出 1000 倍,这将让以太坊成为真正的世界计算机。”

      值得注意的是,ETH 2.0 并不是纸上谈兵,当前 ETH 2.0 客户端有 9 个团队正在研发。尽管此前核心开发者备受质疑,但相关工作依然在切实推进。

      据 ETH 2.0 官方研究团队消息,Nimbus 客户端以及 Prysm 客户端测试网都已上线。此外,经过整整一年的集中开发,ETH 2.0 信标链规范已于 6 月 30 日被冻结,相关研究与设计已经完成,但最终上线时间并未确定。

      表面看起来,如今是以太坊的至暗时刻,而黎明前往往是最黑暗的。种种迹象表明,ETH 2.0 或许会成为以太坊下一个爆发点。

      “目前 ETH 占到我所有加密资产的 50% ,另外一半就是比特币。”Bowen 告诉我们他的资产配比,并仍然看好 ETH 未来的价格走势,“头部效应, 强者恒强。”

      Bowen 绝不是唯一一个看好 ETH 未来走势的人,投资者大刘也是其中之一。

      虽然并未参与 ETH 的私募,但大刘仍然是 ETH 早期的投资者之一。“早期我的买入成本比较低,才几十块钱。现在手上大概有几万个 ETH 吧,有一部分是去年 12 月份低点买的。”

      在大刘看来,未来的 ETH2.0 将会是以太坊下一个炒作热点,币价也会产生大的飞跃,因此必须提前囤币。

      “下一次热点是什么?我不知道,但我相信只有以太坊才能和比特币媲美,其他的都是虚的。”大刘说。

      李宗乘则认为,“已上线公链如果未来市值有超过 BTC 的,那最有可能的是以太坊。能承载更多人使用,能支持更大量交易的公链,市值会越大。”